当前位置:首页 > 海外联谊 > 乡音乡情 > 内容

乡音乡情

威廉的故事

点击:    作者:致桂宣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11-05-24 00:00:00

                                                     

                              作者:文琪

    1958年威廉出生在菲律宾马尼拉,父亲是广东人,母亲是菲律宾人。天资聪颖的他,从小深得父亲的喜爱,5岁被带到香港读书,应该说,他的华文基础,就是从那时开始建立的。70年回到马尼拉继续学习华语,先后就读于百阁公民学校、马尼拉爱国学校、怡朗华商学校,威廉知道,这么频繁的转学,父亲是要给他创造一个学习华语的好环境。那时家里穷,每天上学放学的六公里地,都是步行。还在怡朗华商学校读书时,郑荣亮老师独具慧眼,发现他是个当华文老师的好苗子,力荐他到当时急需华文老师的树里爻孙逸仙小学教书,由此,威廉走上了一条华文教育之路。

    在树里爻孙逸仙小学工作两年,还是那位郑荣亮老师找到了威廉,让他回到正缺华文老师的怡朗华商学校教书。效力母校,自然没二话,在怡朗华商学校一干就是十年。这时,威廉一位嫁给台湾人的姐姐对他说了一句话:“男人当老师没有出路,到台湾去闯一闯吧”。哪个好男儿不想有出路?威廉的心蠢蠢欲动了。他离开了华文教师的队伍,来到台湾当译员,月薪5万披索,这与在菲律宾当老师时的收入相比较,简直是天壤之别。1992年,一个颇具浪漫色彩的机缘威廉认识了后来成为他太太的车安安女士,正是这位安安小姐,把英俊潇洒的威廉先生唤回了菲律宾,给菲律宾华文教育界增添了一名精兵强将。1997年,威廉出任兰佬中华中学校长。其实,在出去碰撞的这些日子里,挥之不去的一个夙愿,就是回到华校工作。但威廉有顾虑,他的顾虑不是当校长和当译员之间月薪几万元收入的减少,他在想:当校长,我行吗?自己的华语水平仅仅是初中毕业啊,况且,学校里还有高中毕业的老师呢。威廉能正视自己的不足,又有在华校十几年教华语的经验,加上风华正茂、血气方刚……为了心底那条真正的“出路”,为了不悔今生,他勇敢地接受了这份重任,上任后他如鱼得水,工作得到了董事会的大力支持。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裁掉了两个没有华语文凭的老师,他认为,没有文凭,就意味这方面的修养不够,要教好书几乎不可能;当时有的华语老师,只懂闽南话,听不懂普通话,而学习普通话已经是世界大趋势了,因此他一方面利用假期派老师到中国进修,一方面,请中国专家来学校开办讲习班;他推行简化字、使用汉语拼音注音法;他改善办学环境和条件,在基建方面颇有建树……威廉的眼光由点及面、由表及里,七年前,他与同处南岛的鄢市恩惠学校徐奋忠校长、三宝颜中华中学蔡双杰校长、时任密三米斯光华中学王宏忠校长四人,联手筹备成立了南岛华教协会,联络南岛各华校交流华文教育教学经验,组织每年一届的“华语情”活动,使得南岛华文教育改革的声浪日渐高涨、各华校教学水平显著提高。期间,他兼职担任过菲律宾华教协会副主席、南岛华教协会会长等职务,还连续六年当团长带学生到厦门进修汉语……在兰佬中华中学一干又是一个十年。

    2007年,威廉先生来到依里干基督教学校白手起家开创华文教学班。这是一所菲律宾人办的学校。校长看到了学习华语的世界潮流,他讲:在我们的学生中间,如果有哪位想学华语而没有得到学习机会,我们怎样向子孙交代?正是有了这位识大体的校长,才有了威廉先生在这里传承中华文化的机会。俗话讲:万事开头难。而威廉不怕难,因为他有华校管理和教学的经验,有执着精神。要办华文班必须有生源。一开始,威廉先生动员并亲自带领了20多位家长和孩子去中国参加夏令营,使他们见识中国、了解中国。回来后,华文班开办了,第一年,就有40名学生报名学习华语。从未接触过华语的菲律宾孩子,容易对华语学习产生畏难情绪。威廉在教学和教学活动两方面着力,以调动孩子们学习华语的积极性。教学方面:之前孩子们没有学习过华语,他自编教材,由浅入深,重在口语,听、读、写跟上的训练学生;教学活动方面,同样围绕着口语这个训练重点,引导学生用普通话讲诸如《司马光砸缸》、《放羊的孩子》等一些浅显易懂的小故事,举行歌咏比赛,举办中秋节、春节游园等活动。来到威廉工作的依里干基督教学校,在教室和校园的墙壁上,随处可见威廉煞费心思制作的促进学习和评比的壁报,让学生放眼就有学习华语的机会。威廉全身心投入,工作局面很快打开。现在学校里每天上、下午各两个小时共有四个班一百多名孩子在学习华语。为了使汉语教学能在这所学校扎下根,使孩子们受到规范的汉语教学,他向校长提出了下一步华语教学工作的建议:1、从下一个学年开始,幼儿园各班开始教学汉语,每天一节课,三十分钟, 2、小学各班每天学习一节华语,四十五分钟 ,3、使用自编和现行菲律宾华教中心华语教材。

    威廉的故事讲到这里,或许有人要问:是威廉没有其它能力和机会赚更多的钱,才去从事微薄收入的教师职业吗?回答是否定的。其实威廉有很多赚钱的机会。别的不讲,利用他当译员的天分,就可以有相当可观的收入。有人向笔者透露,早些年,深圳一家大公司慕名聘请他去当译员,月薪人民币六、七千元,只要他肯干,还可以加薪,可威廉不动心;去年,又有人找上威廉的门:一家菲律宾公司从中国进了一套很大的设备,需要调配安装,请他当译员,工作稳定,单位就在家门口,收入又是现职的好几倍,条件这么好了,也遭谢绝。那么,威廉不在乎收入的多少,近乎于痴迷的热爱着华文教育事业,是他的家庭富有不需要他去赚钱吗?回答也是否定的。其实,威廉一直在缺钱啊。他的大女儿1993年出生,不久,因持续的高烧不退,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到现在,光为孩子治病这一块,就花掉了一百多万元的披索,家里还有一个正读中学的小女儿……是的,威廉不是在为自己的饭碗找工作,他“不用扬鞭自奋蹄”,做着自己感觉应该做、喜欢做、做了一定有能力做好的事。

    笔者创造了一次专访威廉先生的机会,访问是在一个星期六上午他家里生病女儿的病榻前进行。走进一个约20平方米的卧室,静静的,气氛有些沉闷。眼前有两张床、一张小方桌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只见威廉生病的女儿睡在靠窗的那铺大床上,鼻子上插着吸管、不会讲话、不能自主进食、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威廉的太太及两个女佣正无语地忙出忙进。威廉背靠着女儿的床坐着接受采访,采访因病孩的咳嗽、呕吐、拉屎尿等状况的出现,威廉禁不住一次次回头张望而中断。如果不是笔者在场,这天首当其冲照看女儿的,应该会是威廉。虽然家里请了两个女佣,但近一年来,他女儿的病情持续恶化,连他太太店里的生意也打理不了。不是亲眼所见,怎敢相信,这位在华文教育战线上叱咤风云的骁将,竟有着如此的无奈!又有谁知道,威廉在为菲律宾华文教育事业尽情地挥洒着青春和汗水的同时,又有着多少苦楚? 威廉一头连着浓浓的亲情,一肩挑起沉甸甸的责任。走进卧室对面威廉的书房,这里是另一番景象。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华文教学的参考资料和威廉自编的教材等等物件,可以想见威廉先生在这里挑灯夜战、在课堂上循循善诱的情景。讲起他供职的学校、他的学生、他的工作和工作所取得的绩效,讲起对学校华文教育前景的设想,威廉如数家珍,我们从他脸上读到的是那份满足、那份慰籍。

    投身华文教育事业历尽沧桑几十载,威廉有过得意,也有过失意,他都以淡然、坦然处之。问威廉:后悔吗?威廉摘下深度近视眼镜,揉揉眼睛,平静的说:这辈子就这样做下去了。

    威廉不改初衷,他的故事正在继续……

                           


 

上一篇 以艺术作品架设中美友好发展的桥梁     下一篇: 最后一页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