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大院往事

点击:    作者:邹建伟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17-12-01 17:19:36

              (一)摘龙眼事件                      

廉州沙街尾的尽头有个很大很大的院子,是合浦县委、县政府的所在地。

院子里长了很多龙眼树,值班室旁的这棵龙眼树也算大院里的老树了,可它像偏远山村多生多育的客家农妇,年年硕果缀枝,果子也算甜美。什么原因啊?估计跟树旁的简易厕所有关,那年头的厕所没磁砖装修,渗透高,周围的树木沾光着呐,近水楼台先得月。贴墙长的那棵大叶榕的叶子肥大浓绿,就是放到大英博物馆做标本也不寒碜。

这天大院收龙眼,却出了大件事——老唐从树上摔下来了,还摔得很重。话说老唐在大院里也是个人物,高高瘦瘦,一副病容,水浒中病大虫的绰号应该是给这类人准备的。老唐的牛不是因为官大或上面有人,是因为他家里曾长期存放一挺五三式重机枪!放在今天就是配排量2.8L的公车啊,整个大院除了武装部长就老唐家有枪了,在众小子的心目中,牛!而且,老唐是啥事都冲在前的老小子,76年粉碎四人帮大游行,老唐指挥一帮青年,抬几根长长的大竹篙,挂满从县炮竹厂拎回的鞭炮,走在队伍最前面,边走边放,大鸣大放,烟火缭绕,别提多牛了。

话归正题,这天摘龙眼,老唐又一马当先,那阵仗放在魏国曹操得封他摘果校尉,人家偷坟的曹丞相都给封个掘金校尉呐。老唐背个箩筐蹭蹭蹭往上爬,不一会就爬到有四层楼高的树顶,半途还顺手摘了半筐果。

浓密的树顶挂满金灿烂的龙眼果,老唐伸手就折枝摘果。突然,老唐“啊”的一声,身往后仰,随手收回的是大群黑黝黝的牛角蜂。

牛角蜂那个气呀,我们在树顶上筑巢招谁惹谁了,这些天扔过来的石块也就算了,逮不着那帮小子啊。现如今还要把手伸过来摸!叔可忍,婶不可忍!摸一摸,三百多!兄弟姐妹们,给我抄家伙上!

牛角蜂很愤怒,后果很严重。老唐在单位批判坏人坏事时声色俱厉,但这回实在招架不住牛角蜂群铺天盖地的批判。批判的武器永远替代不了武器的批判,有位革命伟人就是这么总结的。啊呀一声,老唐带着箩筐从树顶摔到地上,一动不动躺在那里晕阙过去,筐里的龙眼连同梢叶撒在身上,就像新闻联播常有的某些告别场面。

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官场上、股市里的很多人是精神上灵魂里体会这哲理,可怜的老唐却实实在在地用肉体感受这哲理。

(二)洪水

“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缺德的法国皇帝路易十三肯定很畏惧洪水。古代埃及人却了解洪水的好处:泛滥的尼罗河每年都给两岸带来肥沃的土壤,发洪水了,丰收就不远了。大院的孩子们更知道洪水的妙处:随洪水而来的是无尽的快乐。

   合浦,字面上解析就是河流汇集的地方。发洪水对于西门江边的廉州街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很多别的地方发洪水常是大雨倾盆、天昏地暗,一副世界末日景象。廉州街发洪水时常常风和日丽、艳阳高照、莺歌燕舞,早早定下了一场欢乐剧的基调。

洪水知时节,暑假常发生。廉州街的洪水常体贴地选七八月天到来,让孩子们无上学做作业的顾虑;廉州街的洪水常柔情款款地到来,一点一点地往上涨,让男女老少都有个准备,绝不错过两三年才一遇的佳期。

知道洪水将至,大院的孩子无不欢喜雀跃。还愣着干啥呢,扎竹排、装网兜去啊,乖一点的就帮家里人在家门口砌个小挡水坝,没准这活还成就了一大小子后来考上清华大学水利专业呐。现在社会上都说XX要从小孩抓起,真是话糙理不糙。

一切准备就绪,洪水来了。一股小水流从沙街尾方向慢慢却不停步地爬进大院大门口,顺着沟渠洼地大摇大摆走到大院深处,期间大门口的小水流逐渐成长为小溪、小河。一个多小时过去后,大院的地面就平铺了齐踝深的水。

水一点点地上涨,孩子们的兴奋也在不停增加。竹排浮起来啦,终于浮起来啦,站上几个人也能浮起来啦!启航,撑几杆竹篙,划向洪水深处!启航,小小竹排院中游,矮矮楼房两旁走。当不了潘冬子还当不了潘秋子、夏子、春子?哎,怎么都成了日本女孩的名字,有点郁闷哈。

   道行高经验足的大小子们多奔饭堂旁的那几张鱼塘,这鱼也有灵性,往外逃也知道奔饭堂去。只要饭菜香,不怕英雄不投奔,这理放之宇宙皆准。早起的虫子被鸟吃,早溜的鱼儿早落网,没超能力就不要随便冲在社会潮流前面,别先驱没做成就做了先烈,教训啊教训。后面逃的鱼懂这道理,水涨网低,所以逃得潇洒,逸得安全,离开时不忘甩甩鱼尾嘲弄塘边张口以待的网兜,作别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

别了,充满梦想的青春;

别了,无法安顿未来的池塘:  

别了,倩影常投映到涟漪上的小红,小翠;

挥一挥鳍,我已是江湖中的鱼啦。

(作者系致公党北海市海城总支一支部党员)


上一篇 假日桂乡行(外一首)     下一篇: 罗华山上远眺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