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深情防城港

点击:    作者:磨金梅    编辑:谢焕权    录入日期:2018-11-26 14:42:36

那天参加完市作协组织的采风活动后,从港口赴南宁开会,我坐的是动车,从防城港北站到南宁东站,大概一个小时可以到达。车窗外,各种景物如一幅幅风景照飞快掠过,让人还来不及看仔细就已经成为了背影。想起我的指导老师,那个头发早已花白的老人,多年前在防城港至南宁没有开通动车时,曾一次次独自乘坐班车,从南宁到港口,再从港口到南宁,每一趟抵达都要花上近三个小时,那是怎样孤寂的旅途!

有一次采风活动结束后,我们一起去到了防城港汽车站,我回上思,他去南宁,不一样的路程,但所花费的时间大致相同。我所乘坐的班车先到了,乘客们纷纷上车,我想跟老师道个别,转身却不见了人影,打了好几次电话也无人接听。随着人群一步一回头地登上客车,我心黯然如迷失的孩子。就在我强掩心中难过时,一转身却看见老师拿着矿泉水焦急地从车门口向我走来。我转悲为喜,嗔怪道:“你刚才上哪去啦?让我找不到你!”“路途那么远,怕你渴着,我给你买矿泉水去了。”老师把水递给我,从他凝重的脸上和眼睛里,我读懂了他对我的关切。

从港口到上思,不过百来公里的路程,可是因为没通高速,有一段路又年久失修坑坑洼洼,汽车要一路晃荡将近三个小时才能到家。我想,老师是担心我路上的安全吧!毕竟是一个小女子,要独自面对一个那么漫长的过程,多少总是让人有些不放心。

记得我第一次独自从港口搭乘班车回上思,是2009年的初冬。那一天,单位派我到市里开会。下午会议结束后,主办单位负责会务的同志问我是否需要住宿,我看看时间才四点半,便让他们送我到车站搭车返程。五点钟的车票,可我一直等到六点钟车都还没有来,车站的检票员说车坏在路上了,要等等。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乘客们一个一个的都已经踏上了归家的客车,空荡荡的候车室里唯剩我如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想要打电话给主办单位的同志来接我去住宿,可刚才自己已经说了要回家,又怎好意思再麻烦人家。可是如果再这样继续等下去,万一今晚没有车回家,人生地不熟的我天黑以后又该何处安身?我伸长了脖子一遍遍往客车驶来的方向眺望,每望一次,心就会往下沉一点,绝望如咸涩的海水将我一点一点淹没。正当我惶惶然不知所措时,检票员的一声“车来了”及时拯救了我。那一天,回到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此后单位再派我到市里开会,独自一个人的我绝对不去,就算是有同事相伴,我也不乐意,想想客车如喝醉了酒的汉子在那段坑大如箩的路面上摇晃着驶过,我的肚子里就会翻江倒海。去市里开会,那简直是一种折磨。

曾有诗人这样描绘上思昔日闭塞的交通:“鸟道崎岖穿嶂过,江流曲折破谷通。南天屏障金瓯固,千古岿然御海风。”连绵逶迤的山峰是上思人民的绿色宝库,但同时也阻碍了上思发展的脚步。当时一位同事的一篇新闻博文里,有这样一段描述“到1990年,上思县仅有省道四级公路2条,就是上思到南宁、钦州的2条砂石路,里程也仅有91.4公里。县道也仅有5条,里程127公里。当时许多客商都笑言由于道路颠簸崎岖太厉害,到上思考察投资,来时是‘外商’,回去时是‘内伤’。”说起来虽然有点搞笑的意味,但确确实实是上思当时交通状况的鲜明写照。

2012年,崇左经上思到钦州的高速公路,及上思到南宁的二级路相继通车。 我那位从事新闻报道工作多年的同事兴奋地在他的博文里写道:“亘古闭塞的十万大山一下子打开了三道‘山门’,一门连着南宁首府,一门连着大海,一门连着东盟,从上思到南宁、港口的车程均比原来缩短了一半以上。至此,上思‘上天下海进城出边’(至机场、到钦州等周边城市、抵达港口、走出国门)的交通格局初步建成。上思,不再是与世隔绝的山旮旯。

天堑变通途,万山洒欢声。高速公路的建成通车,将上思与沿海城市、东南亚国家紧紧连在一起,也拉进了上思与东兴重点开放开发试验区、钦州保税港区、凭祥综合保税区等一批重点园区的距离,上思的经济社会发展从此迈上了‘快车道’。”

钦(州)崇(左)高速公路横跨钦州市、防城港市和崇左市,是目前贯穿十万大山地区的首条高速公路,也是打通十万大山天然屏障,连通桂西南的出海通道及中国-东盟陆路通道中沿海公路的重要路段。该公路通车后,我们到防城港全程高速。但此后无论是去出差还是参加市作协组织的各种活动,我都很少再搭乘班车了。出差有公务车,去参加活动就三五文友驾上自家的小轿车,一路说说笑笑,转眼间也就到了。

“请问这个动车到南宁大概要多长时间?”正当我望着窗外浮想联翩时,身旁响起的一个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转过头,邻座的一位大叔正笑眯眯的等待我的回答。“大概一个小时就可以抵达。您是哪里的?”“哦,我是湖南娄底的。今年国庆自驾到防城港来玩,觉得这里环境特别好,城市发展得也不错,就在朋友介绍下在这里买了一套房,冬天我们那里太冷,可以到这边过春节。我们老乡在这买房的特别多,今早我出门在大街上还碰到好几个讲我们本地话的……”大叔絮絮叨叨的和我聊着,眉眼间满是幸福的憧憬。我仿佛看见了他和家人在海边踏浪嬉戏的场景,他们的欢笑伴着潮涨潮落。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多少人一生所求而不可得的幸福。写这句诗的海子早已离我们远去,可是他所描绘的美好却一直被人们所不断追寻着,我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年,我一次次从十万大山来到防城港,一点点见证着她从曾经灰头土脸的滨海小城,成长为今天光鲜亮丽的现代城市。一条条宽阔平坦的公路四通八达,一栋栋高楼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跨海大桥宛如长虹高架。特别是市政府中心区的建成,那里坐落着的具有浓郁海洋文化特色的文化艺术中心、图书馆等公共文化场馆更是我心所向。

每一次徜徉在北部湾海洋文化公园,看红树林繁茂生长,为港城编织一片绿色的希望;绿草如茵,座座高楼掩映着红花绿树,那是我百看不厌的风景。这里有我的爱恋,有我的梦想。

二十年前,我以为防城港距离我很远,很远。尽管在那座素未谋面的小城里,有我心的向往。可是,胆小内向的我,却从来不敢想象我们之间会有任何的交集。如今,我却可以时常行走在她的大街小巷,触摸这座城市令人激动的脉搏,感受她那如朝阳般冉冉升起的璀璨光芒。

“以后不许你再去市里了,每次去回来你的心都不安分,老想着要调走。”那次去海边采风回来,我再次向老公一脸期翼的谈起今后的打算时,却被老公打趣地呛了一下。

是呀,看着昔日的同事陆陆续续调到了港城,每天与她朝夕相伴,我总是无比艳羡和怅惘。港城的好友们也经常劝我“心动不如行动”,对此,我只能一笑了之。不是选择了放弃,而是我想再继续努力努力,如此美丽的防城港,也只有足够优秀的我才能配得上对她的深情。

(作者系致公党防城港市委上思支部党员)



上一篇 田野上,一个美丽的倩影(外一首)     下一篇: 铁血雄狮锐不可挡 大国军魂威震四方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