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变化着的北仑河

点击:    作者:陈增瑜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19-11-06 15:59:45

我家东兴的北仑河,其实就是一条小河。一进入人烟稠密的东兴市区,在坚实的石驳岸的夹击下,舒缓坦荡的北仑河流到了东兴市区,由于中越两岸的建筑延伸到河边便使北仑河流变得局促狭窄了。北仑河与东兴故乡的血脉紧紧相连,流淌着绵延不尽的情思,北仑河藏有我许多童年幻想,一连串的记忆不由涌上心头。

记得小时候,在深秋的黑暗星夜,中越两岸人家的灯火全部熄灭了,四面寂寥无声,黑沉沉的。偶尔可见远处一点火星,那是夜船的航灯。渐渐地,火星越来越亮,就能听到有节奏的“咿——噜,咿——噜”的桨声。桨声渐渐消逝了。过一会,又一点火星,又一阵有节奏的桨声。这桨声给“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的静夜平添了无穷的神韵。

在夏季,北仑河可热闹了。水中有鱼儿在嬉戏,河面有蜻蜓在飞舞,鸟儿不时地也来凑热闹。河流上游有泉眼涓涓地流淌着,下来是大人们有说有笑地洗衣物,再下来便是孩子们在欢快地玩耍,各式各样的游戏趣味无穷。不过,我更喜欢静静地观看这副圣卷。我惊奇地发现:河水里洗过的衣服更鲜亮,洗过的头发更有光泽;牲畜在河里喝水时有一种无可比拟的惬意;鱼儿有时仿佛在邀请我到水中游玩……

  在潺潺的北仑河水声中我已渐渐长大了。后来,我离开家乡,但熟悉的桨声似乎仍然在我耳畔荡漾。因为我觉得,在那个多难的时候,我们古老的民族,年轻的共和国,和在洪大的逆流中顽强前进的航船,是多么地相像!航程艰难沉重,稍不留神就会被裹走,被掀翻。只是靠了无数双坚韧的手,划动着桨,才有希望最终冲出逆流的漩涡。因此,我常常遥祝:故乡北仑河的桨声呵,愿你永远悠扬,鼓舞更多的人在逆境中奋发,在混乱中清醒而免于沉沦。

   现在,当我又回到东兴北仑河边时,不禁迟疑了:北仑河水清澈见底,穿梭似地来来往往的都是机船。用机器装备起来的各种船只旁若无人地吼叫着。而我素所喜爱,给我以诗情和启迪的桨声,你到哪里去了呢?

回到家中推开窗户,对着窗下的北仑河,窗外,暮色悄悄地降临了,传来了浑厚的此起彼伏的汽笛声。立刻,一列列船队的长串航灯挑穿了暮色。几乎同时,岸上高低参差的大楼的灯光,也一齐闪烁起来。那灯光先是红红的。慢慢地变橙、转黄,最后白得发出淡淡的青紫色,璀灿的水晶。灯光投到河中,变成了一条条舞动的银蛇。长串的航灯由远而近,螺旋桨搅得那些银蛇变成了飘晃的缎带……白天的北仑河更是百舸争流。我站在游轮甲板上往四下看,只见满载货物的拖驳,连成长长的船队,象水上列车似地沉稳地前进;游艇的宽大的玻璃窗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鲁莽的边贸货船和轻盈的快艇并驾齐驱。

解放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北仑河边的东兴变化可大了,城市扩充了几倍,人口增加了几倍,河堤增高了,扩充了,延长了。阑干花圃,华灯耀夜,高楼大夏,商店鳞次栉比,霓虹闪烁,华丽堂皇。以前的北郊和东郊,现在成了东兴市中心地带,是全市最繁华的地方,不管你怎样寻找,都找不到当年的模样,栋栋高楼平地起,灯火辉煌不夜天。站在中越友谊大桥上,聆听着人来车往繁忙的声息,滚滚的北仑河载着中越人民的友谊之歌响遍了神州大地。北仑河堤上种着茁壮的椰树、枝叶繁茂的榕树,也生长着许多凌乱疯长的红花绿草。优柔的风,吹来了街市的温暖,北仑河岸边的花朵香气是那么的浓郁、热烈、随风飘逸。飞舞的蝴蝶,优雅地落在花的肩膀,带走一缕芬芳。荡漾的水面倒映着一片片花海和蓝天白云,眼前一切,有时真会怀疑自己身在天堂还是人间。河流有多远,它们就跟随着河流走多远。每当到了黄昏,归巢的鸟儿在堤上的树林里叽叽喳喳得叫个不停,对望着河流,似是诉说一天之中的所见所闻,喧嚣又热闹。倒是北仑河的性格显得有些寂静,此时月光躺在它身上,淡淡的空明,云雾缭绕,似相爱的恋人相互依偎着,沉默不语。站在远处望,一幢幢高楼拔地而起,恰似一个个高贵优雅的小姐,真招眼!居民住宅小区星罗棋布,为市民提供了舒适、安宁的生活环境。花园、绿地随处可见,丰富了市民的业余生活,在老街上偶尔看到一二间老房子,都变成了“古董”,让人觉得稀奇。他们则像一位慈祥的老爷爷,向人们诉说着在自己的见证下北仑河边的东兴市翻天覆地的变化……还有那宽阔平坦的柏油大马路,高高矗立在路边的路灯,都忠诚的守护着来往的路人,让人心里感到踏实、放心。大街上小车成行,摩托车、电动车如潮;要在这北仑河上寻找昔日那种恬静的桨声,是不是过于辽阔呢?现在,政府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疏通了淤泥堵塞北仑河道,现在看到北仑河岸花儿竞相开放,一排排树木在微风中轻抚着清澈的河面,惹得鱼儿欢跳。沿着河边漫步,会看到北仑河岸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新楼房,还安上了玻璃钢窗、防盗门。

   忽然,汽笛长鸣,一只崭新的中型游轮缓缓驰来,甲板上挤满了兴高采烈的外国游客。显然,这充满着异国情调的北仑河道、街巷、村庄给了他们无限的情趣。中国这边的岸上人家临河的窗户敞开着,露出了几张红扑扑的小脸。一个游客高兴地挥着手:“Hello!”于是,这边一齐伸出胖胖嘟嘟的小手:“Hello!”

我的心境渐渐开阔了。我渴望再听一听那悦耳的桨声,但是我更知道,手摇桨被先进的推进器所代替,这是历史前进的脚步。如果考虑到我们的先民在几千年前就已经使用类似的桨棹,那么这脚步就显得多么沉重,迟缓。又是多么宝贵!也许,这游轮的舵手正是昔日的船老大,而他的后代,已经在设计更新的船舶。那末,我们就为此庆贺吧!我们的人民,在战胜了空前的逆流以后,正以深深根植于我们民族的顽强、坚韧精神,“深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破浪前进。那隆隆的轰鸣,不正是我渴望听到的新时代的机器声吗?

解放70年以来,东兴和全国各地一样,在中共中央的正确路线指引下,解放思想,开拓进取,迈开坚定的步伐走发展道路,由一个边境小镇发展成为引人瞩目的城市,吸引了许多外地朋友来这里经商、投资办企业,聚工业、商贸、旅游等行业为一体,如今,东兴成为了我国一个重点边境城市,人口不断递增,新建的体育中心雄伟宽敞,大小商城频频而立,特别是夜晚,政府广场里热闹非凡,优美的音乐随风起舞,一片欢乐的海洋。

呵,变化着的北仑河!

(作者系致公党防城港市委会常委


上一篇 我见证了广西改革开放后的发展     下一篇: 向党宣誓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