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守村口的人

点击:    作者:苏小精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20-03-16 15:58:20

鼠年二月十二,立春刚过,天气依然寒冷。阵阵北风刮过树梢,发出带哨的呼啸,使原本因为疫情防控而显得冷清的村庄更增添了些许萧条的氛围。唯有家家户户紧闭的大门两侧那刚贴上去不久的春联,方显出一丝新春的气息。

这天凌晨五点,村子的老李便起床了,老伴在热乎乎的被窝里咕哝,今天又到你守村口了?我给你煮了面条吃了再走,外面天气冷。老李是个老党员,干了十几年的生产队长和村委主任,前两年村委换届才算是正式退了下来。本该好好享享清福,但是疫情爆发后,老李也开始不分昼夜的忙起来,老李平时爱看新闻联播,知道疫情的厉害,立即按村委的防疫部署,主动申请加入守村行动:八个人分四组轮流值守,封锁进入村庄的两个主要交通通道,村口放置高音喇叭做好宣传,坚决不允许外面的人进来,里面的人出去。

春寒料峭,晨起和夜里雾水大,起初老伴张花是不高兴他去做的,怕吃不消,这值守的大半个月,老李每天仅休息4-5个小时,不是去值守村口,就到村里做宣传走访,虽说是过年,可人还瘦了七八斤。张花一边煮着面,一边唠叨:大家都躲家里去,你还天天义务守村口,接触那么多人,我真怕你。

老李回答:“我不去你不去的,这村口谁守?我守着咱村口,安心。”

张花知道拗不过老李,端来煮好的面,又催促他趁热吃了。老李囫囵吞枣吃完,加了件衣服,带上执勤袖章便匆匆忙忙奔村口而去,准备替换村口的大强回来吃饭。

刚到村口,一辆灰色的面包车就到了村口,“停车,检查登记!”

大强一边喊着一边摇晃着小旗示意停车。老李一看车牌,发现是外地车辆,便示意车辆在道口的绳子前,走上去说到:“同志,现在上级有规定,外地车禁止入村,请你还是掉头返回吧!”

开车的中年司机走下车,个头不高,他文质彬彬地给老李低眉含笑的递了根烟说道:“这位大哥,行个方便,让我们从你们村这里过吧,我有急事,你们这顺道,我再回去绕路麻烦,时间久,行行好吧”司机虽然戴着口罩,听出来还是满脸堆笑。

老李摆摆说:“谢谢,戒了十多年了,现在疫情那么严峻,上面有要求,我们也担不起这个责任!掉头回去吧!”司机正无奈,他忽然定睛看了看老李戴的口罩,虽然是普通的医用口罩,但根据颜色判断明显是戴了好几天了。他便从从车上取下一包口罩对老李说:“老哥,你看我这里有包口罩,里面有十个,是正版的N95,比你戴的那个好,送给你,就让我们过去吧。”老李捏了捏自己鼻梁上的口罩封条,俯身从党员先锋台上拿了一张宣传单传递给司机,语气缓和的说道:“这位同志,麻烦你看看上面的规定,上面可是明确写着不能进,我们还是按规定来,口罩我们也确实紧缺,你要是有爱心,送给我们,我们也不会客气,但是如果要了口罩放你们过去,那绝对是不行的,我要对我们村负责,我也想讲情面,但是疫情不讲情面啊!还是掉头吧。”

老李话音刚过,车上便跳下一个壮小伙,年纪有二十出头,头发梳了一个光滑的大背头,戴着N95的口罩上还驾着一副墨镜,虽然基本挡住了脸部,但还是透露出一些霸道。他一边把司机往车跟前推对着老李吼道:“哪里来那么多废话,今天我们就非要从这过不可,看看哪个不怕死的敢阻拦”说话间还有意的把外套上的纽扣解开两个。老李一听这话脾气也上来了,甭看老李岁数大,但年轻时练就一身力气,整个人魁梧硬朗,虽然已经六十出头可也丝毫没有畏惧。这些天在村口守路,老李都学会了“苦口婆心”,可这壮小伙的一句话,不由得让他火冒三丈,两鬓的青筋都暴了起来,面红耳赤的他也随手把棉服纽扣都解开了,“呵呵!想来横是吧?”他边说边把椅子往路中间使劲一蹲,然后一屁股坐在上面,一手拍拍胸脯,一手指着壮小伙说到:“来来来,你有胆就从这里过来,我要是眨一下眼,从今往后就倒过来走路。”没等对方说话,大强也插嘴道:“哎哎哎,我说你们讲不讲理啊,这是要干架不成?”

老李把手一摆说道:“大强你先不要说话,咱按程序来,先记他的车牌号,他要闯就打110报警。”

不知道是因为这句报警的话还是老李的“正义凛然”,刚刚还霸气十足的壮小伙忽然就蔫了,司机见势就连忙拉着壮小伙往后退了几步,笑着说:“老哥,你看你,都这把岁数了还和年轻仔较真,他这个人脾气不好,冲,我们不从这里过就是。”话一说完,司机就把壮小伙拽上了车,然后打着车调头开走了。

只见外地车一溜烟地返回,要干的“架”就这么散,老李长长地出了口气却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他环视着空旷的马路和冷清的村庄,一边挥手示意大强回家吃饭,一边自言自语的道:哎,这年过得真没意思,真真没意思呐,这疫情早点结束吧!”

晚上,月光洒在屋顶的青瓦上,村庄上的一切都影影绰绰,异常静谧。老李打着电筒照例去村尾的李旺家做体温登记。李旺家的三女儿从湖北武汉读书回来,镇里有要求,对武汉回来的人员要“隔离”观察,每天上报体温状况等,守村的其他人不敢去领取这户的任务,老李便领了下来。可能是有些疲倦,从村头走到村尾老李竟比往长用的时间多了些。

到了李旺家,一家子人都在看电视,李旺一看到老李,顺了顺身上的衣服站了起来,捂着嘴巴说:“二叔,得吃饭了吗?”

“吃了吃了,三妹今天体温正常吧?”

“正常嘞,三妹,三妹,出来量体温,你二叔公来了。”李旺往一间屋子喊去。过年这些天,李旺家的三女儿也不好受,村里人知道她从武汉回来,都怕她到村里转,早早的远远的就有人朝她家喊:李旺家的三妹呀,你不要到村里转嘞,不要出来转嘞,传染人嘞。一开始三妹还在自家门口前坐坐,后来一出来就有人朝她喊:李旺家的三妹啊,你不要出门口转嘞,空气转播的呀,你不要出门转嘞,空气转播的呀。三妹本想和周围的人辩解几句,无奈嘴角说不成话,所幸就躲屋子里再也没有出来。

“二叔公,您来了,今晚怎么那么晚,您吃饭了吗?”三妹从房间一边走出来一边捂着嘴巴问到。

“吃过了,今天感觉咋样,身体没有哪里不舒服吧?”老李没有坐,从口袋里拿出测温枪,三妹定了定身,用手把额头上的刘海使劲的往上拨。

“36.2,正常,继续保持哈,你可是我们村的女大学生,得做好榜样嘞。”老李叮嘱道。

三妹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抹着眼泪委屈地说道“二叔公,也就你敢来我们家,回来这些天,自己就像过街老鼠,受人嫌。”

“傻孩子,哭什么,村里人没坏心眼,就是这个疫情来得太快,传播性强,大家是怕这个,才不是嫌弃你勒,你是好孩子,新闻联播不是说嘛,隔离病毒不隔离爱,你不要有负担啊,等着武汉那边解封,我们就去上学。”     

三妹眼睛里闪着泪花,含笑咬着嘴唇,不好意思地说:“知道了……二叔公,我没什么……谢谢您。”

老李转身叮嘱李旺,家里没菜没粮没肉了,马上给他打电话,他就帮忙买了送过来。李旺有点为难,把声音压低低的问道:“二叔呐,你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帮忙买几个口罩呀,看新闻都知道要带口罩,可是都不知道往哪里买?”

老李顿了顿,说:“现在口罩哪里都缺,你们在家里呆着,不出去走动,三妹娃从武汉回来,情况特殊一点,我明天和村委反映反映,看看镇上能不能给你们发几个,先用着,你看行吧?”

李旺连忙点头,说了声:“二叔,辛苦你了,谢谢你啊。”

老李摆摆头说,现在国家有事情,这是我该做的嘛。

从李旺家出来,天上的星星已经出齐,月光朦胧地耀辉着,西边古道岭起伏不平的曲线,像谁用炭笔勾出似的柔美;板城江在远处潺潺的流淌,像二胡拉出来是旋律一样好听。一阵清风吹过,遍地的落叶响起沙沙沙的响声。风停了,身边的一切便又寂静下来。老李看了看手机,屏幕的亮度耀眼得让他皱起眉来,都晚上10点了,想到回去老伴张花又该数落了,老李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作者系致公党钦州市委会党员)


上一篇 元宵写怀     下一篇: 宅家也充实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