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思念一座远方的古镇

点击:    作者:磨金梅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20-08-14 10:48:58

今天,正好是距离我从黄姚回来的第七天。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算太长,可是每一天我却总是那么强烈地期盼着能够再次回到黄姚,回到那铺满光溜溜青石板的小巷,回到那个恍如另一个世界般存在的美好的地方。

或许是因为骨子里固守着传统的因素,我总是对古拙的东西情有独钟。每一次外出旅行,我首选的目的地必是古镇。不管是声名远扬的,或是籍籍无名的,每一个古镇总是让我心驰神往。无一例外的,这些年我到过的每一个古镇,也都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一束束芬芳的回忆。可是却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像黄姚一样的,让我归来之后有那么强烈的思恋之心。

我知道,一定是我的心,或者是我的灵魂留在了黄姚,留在了氤氲着人间烟火的温暖,而又透着古朴的如梦如幻的小巷。

其实很多年前我就已经听闻黄姚的美名,也曾赏读过市作协主席韦佐写的那篇美文《去往一个很慢的地方》,文中那处处洋溢着的清美而幽静的意蕴深深攥住了我的心。

这次去往黄姚,我更多的却是怀着一种逃避的心态,去往那个与世无争的小镇,抚平俗世的痛楚。

落脚的地方,我选择的是一个叫“水墨”的客栈,光是名字就足以让人憧憬。漫游黄姚时,我注意到每一家民宿不仅从外墙到庭院、直至里间,主人都用心装点得格外别致。墙角一棵艳红的三角梅,或是门檐上攀爬着的几枝正在盛放的使君子、老旧的木板做成的简易招牌……看似随意的点缀,却彰显了主人不俗的品味。而且每一家民宿名字也都起得颇有韵味,“相约”、“偶然间”、“花木生”……每到一家都让人忍不住驻足,流连。

深秋时节的黄姚正是旅游的淡季,街上来往的游人并不拥挤。而我觉得这样子却是恰好。人太少了,显得古镇凄清寂寥,让人不免心生感伤。人群熙攘,又让古镇弥漫着世俗的气息。

从网上的旅游攻略得知,黄姚是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古镇,发祥于宋朝年间,兴建于明朝万历年间,鼎盛于清朝乾隆年间。古镇上明清古建筑、亭台楼阁、寺观庙祠及特色桥梁众多。而来到黄姚,我却无意专门去寻访这些景观。我们从客栈出来后,就随心跟着眼前的小巷漫无目的地走,看看这家,瞧瞧那家。民宿、酒吧、咖啡馆、衣饰店、礼品店……喜欢了,就进店赏览体验一番,或是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和开得正盛的花儿,或是古朴雅致的店面来一张美美的合影。一切随心,有缘的总会遇见,若是无缘也不必强求。

路过一家名为“梦公馆”的客栈时,朋友拉着我,循着王贰浪低沉的歌声径直走进那禅意十足的小院。开始我还担心这样贸然闯入会不会被店主赶出来,而正和朋友在堂中泡茶的他却只是抬头扫了我们一眼,然后继续他们的闲聊,任我们在客栈中随意观赏。在此后我们进入的每一家客栈也都是如此,主人不会对随便进入的游人抱以任何的不快,而经营食品等货物的店家也不会对哪个进店的游客表现出过分的热情,买与不买,都给人以一种舒坦的感觉。

虽然黄姚的每条街道两边店铺鳞次栉比,但徜徉在光滑如镜的青石板铺成的小巷,却依然给人以幽清之感,而绝无那些过度开发的古镇那般喧嚷繁闹的商业氛围。我想,这该与黄姚那些淡定从容的原住民,还有店主们有着割不开的关系。平平淡淡,从从容容,安享每一个如水般清静温婉的日子,居于黄姚的人似乎都知道并珍惜着这人生难得的幸福。

那天,我们一直在黄姚的小巷徜徉到黄昏。在路过一家专门出售各类酒品的小店时,我和朋友挑了一瓶桂花酒,老板娘用一个编织精美的小花篮帮我们装着,我们一路提着,看着,心中满是欢喜。

在鲤鱼街,店家们早已在临河的空地上摆好了餐桌,小道旁边的矮墙上,有小篮和竹匾装着各色本地时蔬和特产,供食客和过往的游人们随意挑选。已经有三五游客围坐在桌旁,边品边观赏临河的美景。  

与鲤鱼街左面相连的是一座石拱桥,桥下流水潺潺,桥的那头靠右边有一株枝叶繁茂的古榕树,有的枝叶已经伸开罩到了桥上。桥上人来人往,树下垂挂的红灯笼点燃了夜色。有店家摆好了圆桌等待着游客落座。我们隔河选了一桌坐下来,正可以望见桥那边的风景。接过一位大婶递过来的菜谱,点几个黄姚的特色菜品,豆豉蒸鱼、上汤野菜……斟上香味醇厚的桂花酒,慢慢品酌。

白天的古镇,向人们展示的只是她的面容,而在古镇的夜晚,你循着那街边的红灯笼和明暗的灯光,循着酒吧歌手深情的吟唱才能抵达她的灵魂。和古镇的厮磨,一个晚上是绝对不够的,但至少不会让你留下太多的遗憾。

在我们吃饭的鲤鱼街,就有一家叫做“慢时光”的酒吧,店面有些逼仄,几张高脚桌笼罩在昏暗的灯光下,情侣模样的年轻店主在吧台里忙碌着。一个纯净而略带忧伤的男歌声伴着吉他的弹唱,沉醉了古镇的黄昏。

吃完饭慢慢踱步回到客栈,窝在天井的摇椅上舒缓累了一天的双脚,男歌手那深情的歌声总在耳边,在心底一遍遍盘绕。

“我们去‘慢时光’吧!去喝一杯咖啡。”我招呼着友人,两个人相视一笑。随即推开客栈厚重的木门,走进黄姚的无边夜色。街边的店铺,灯光安静地散发着柔柔的温暖。三三两两的游人在街边行走,语声轻柔。

踏着朦胧的夜色,走在黄姚古朴的街巷,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熟稔。恍如穿越了千年,终于回到前世的故土。在这里,我不是过客,我是归人。

沿着白天已经走过数遍的巷道,不出多久,我们便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慢时光”。此时,店里已经有几个客人在静静听唱,桌上的小灯散发着暗白的光。台上是一位年轻帅气的歌手,怀抱吉他忘情的演绎着忧伤的恋曲,目光幽远而沉静。

我点了一杯蓝山咖啡,朋友要了卡布奇诺,我们在靠墙的一个高脚桌前坐下来。品着杯中的温暖,聆听台上那个如邻家男孩般的年轻歌手边弹边唱,《偷偷想你》《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暗恋》……歌声缓缓流淌,感伤停在他的脸上。仿佛这不是酒吧的驻唱,而是追念一场已逝的恋情。

有人说,“古镇,是可以让人忘记时间的。真正有味道的古镇是隐蔽的,藏匿在山水间独自流淌着故事。静静的,不需要更多的言语。”而今晚的时光是多么令人迷醉。不知何时,杯中的咖啡已凉,夜已深。

黄姚素有“梦境家园”之称。从酒吧里出来,已是零时。伴着皎白的月光,走在黄姚光滑的石板路上,我也恍如走进了一个梦里。

(作者系致公党防城港市委会上思支部党员



上一篇 我的人生足迹散记     下一篇: 伤口处盛开的花朵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