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坛艺苑 > 文学 > 内容

文学

最后一朵葱兰

点击:    作者:磨金梅    编辑:致桂宣    录入日期:2020-08-31 09:18:12

图书馆的大榕树下,生长着一片茂盛的葱兰。夏天的时候,一朵朵洁白的葱兰花竞相开放,把大榕树下的花圃装扮成一片小小的花海,漂亮极了!

可是现在,已经是深秋了。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每一天,大榕树飘落下的片片黄叶,都会把图书馆的庭院铺成一片五彩斑斓的地毯,葱兰花也是越开越少了,到最后只剩下了三个花苞。

“孩子们,天气越来越冷了。趁着这几天天气还比较好,你们赶紧开放吧,不然你们那么娇嫩的身体怎么经得起严寒。”大榕树爷爷担心地跟脚下的花苞三姐妹说道。

“放心吧榕树爷爷,明天我们就开放!”花苞儿快乐地点着头答道。

“咦,怎么就你们俩说话?还有一个小花苞没吭声呢?是不是感冒了?”榕树爷爷虽然年纪大,可他的耳朵灵着呢!

“没有,榕树爷爷,我没感冒。”这个花苞最小,说话的声音也小小的。

“哦,我以为你睡着了呢。冬天快要到了,天气越来越冷,你赶快和你的两个姐姐一起开放,不然你会被冻死的。”榕树爷爷为小花苞担心呢,他紧张得胡子都快速抖动起来。

“是呀,小妹,明天我们就一起开放,不然就来不及了!”两个花苞姐姐也一起劝道。

“可是,可是我答应了那个小姑娘,等她来的时候才开放。要是她来了见不到我,那得多伤心呀!”

“小姑娘?哪个小姑娘?”榕树爷爷和花苞姐姐异口同声地问道。

“就是那个梳着两条小辫子,长得像布娃娃一样可爱,脸白白的那个小姑娘。”

“哦,想起来了。”

那个小姑娘经常坐她妈妈的电车来图书馆。每一次借完书回去之前,她都要在花圃边待一会,看看这朵,看看那朵,每次妈妈都等得不耐烦了,她还舍不得回去。

小花苞还清楚地记得,那天她临走的时候,轻轻亲了一下小花苞,悄悄地说:“小花苞,你真可爱。你别开那么快哦,要等我回来呀!”

一直到现在,小花苞还清晰地记得小姑娘粉嫩粉嫩的嘴唇,还有亲在她脸上时暖暖的感觉。好几次,小花苞都在梦里笑醒了呢。

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三天了,小姑娘怎么还不见来呢?

这几天,小花苞老是望呀望呀,脖子都抻得老长了。

“也许,小姑娘搬到别的地方去了,以后她都不会来了!”花苞大姐摸了摸她漂亮的脸蛋,说道。

“也许准备考试了,小姑娘的妈妈要她在家好好复习功课,等考完试才给她来图书馆了。不过那样要等好久。”花苞二姐扭了扭她苗条的腰肢,娇滴滴的说。

“两位姐姐说的都有可能。不管是什么原因,你们都不能再等了。再过两天,最后一场秋雨要来了,你们再不开就来不及了。”大榕树爷爷一边说一边捋着他被风吹乱的胡子。

第二天,花苞大姐和二姐早早的就醒了,等早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她们身上,她们就一点一点的随着鸟儿的歌唱张开了笑脸。

“哇,好美的葱兰呀!就像仙女一样!”来图书馆借书的读者都纷纷赞叹葱兰大姐和二姐的美丽,两位葱兰花姐姐也随着风儿快乐的舞蹈。

现在只有小花苞孤零零的还没有开了。她把小脸蛋捂得紧紧的,不给寒风吹到。

一天过去了,小姑娘没有来。

两天过去了,小姑娘还是没有来。

小花苞觉得越来越冷了。她的身体是那么单薄,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可是,每次只要一想到小姑娘和她的约定,小花苞心里就暖暖的。

这一天,大家最担心的最后一场秋雨终于来到了。葱兰花大姐和二姐因为早已开过,这回正安安心心的睡觉呢。只有小花苞一个人用细长的手臂紧紧抱住身体,瘦小的身躯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冷得发抖。

大榕树爷爷赶紧伸出手臂,把密密麻麻的枝叶盖在小花苞头上,为她撑起一把绿色的大伞。

到了下午的时候,雨终于停了,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榕树爷爷密密匝匝的胡须照射在小花苞身上。
    “来了,来了,小姑娘来了!”一只画眉鸟欢快的从图书馆的大门外飞到大榕树上,给小花苞带来了她期待已久的消息。

啊!真是太好了!小花苞赶紧整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衣裳,榕树爷爷也拈起一滴透明的雨珠给花苞洗了一把脸。

这回,小姑娘没有像往常一样,急着去阅览室看书。而是一下车马上就奔到花圃旁边。在她的眼前,一朵小小的葱兰正在怒放,好像一位亭亭玉立的小姑娘。

小姑娘好开心呀,她俯下身轻轻地亲了亲小葱兰洁白的花瓣,吸着鼻子闻她淡淡的香,高兴地说:“小花苞,你真好!我们终于又见面啦!”

小姑娘的吻甜甜的,忽闪忽闪的眼眸像湖水一样清澈。小葱兰还注意到,小姑娘原来一直苍白的脸,今天红扑扑的特别可爱。

(作者系致公党防城港市委会上思支部党员)


上一篇 被浇死的仙人球     下一篇: 最后一页     返回列表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

警警
察察